魔力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魔力小说 > 转折 > 第四章 杨顾(2)

第四章 杨顾(2)

  第四章 杨顾(2) (第1/2页)
  
身体有了力气,心里却是空荡荡的,似乎刚才的魔魇抽去了我的全部思绪。思想似乎也有了些明悟,感觉整个人都有了些不同,但具体是什么不同,又说不上来。
  
  彼衣而起,推窗一望,月暗星昏,黑矇矇的一片,已是三更天了罢,沥沥的小雨仍在下着,寒蛩时不时低鸣,一片孤凉景象,同时可看出这是客栈里一间独立的小落院。
  
  “少爷,外边冷,您把窗子关上吧,别再着凉了。”王俊走过来劝我道。
  
  我点点头,转身,让他把窗子关上,却看见墙边的一张小书桌上放着文房四宝,忽想起好几天没写字了,还真不习惯。这感觉就好像前世里上惯网的人,几天不给上网就会全身不自在一样,有说不出的难受。
  
  摊开有名的明水宣纸,握笔在手,立刻觉得整个人都充实起来,大有“一笔在手,天下我有”般的满足。
  
  笔离纸面还有三寸,却再也落不下去了,我有了一种竟不知如何下笔的感觉。微闭双眼,脑海里涌上无数的字体,它们仿佛有了生命般,在我脑海里不断的争斗,它们的结构不断地拆合,肢解,整合,彼彼纠缠不休。
  
  “拍”地一声,笔掉在桌上的纸上,如雪的明水宣马上印上一个大大的“、”号,无数的小黑点散在其周围。我一手扶桌,一手抚向头痛欲裂的脑袋。就在王俊在一旁惊呼起来时,我脑中那些字体已争斗到最剧烈的时候,忽“轰”然一声,仿佛脑子起了个惊雷,它们散作无数残肢,烟消云散起来。我心头顿时回复了平和,心宁气静,这一刻,虽未曾再提笔,但我却清楚地知道,我的书艺又进了一个层次了。想不到,苦练了三年没再提高的书艺在这一次病后有了再次的突破。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呢,还是对我刚才与心魔一战的奖赏,我不知道,也无意去知道,既然有了结果,我又何必去追究那无意义的过程?
  
  摆手向王俊示意我没事,让他再取过一张明水宣,我接过铺好,又举起了笔,这次我不用再思索,纵笔直下,横折竖撇之间,一个个随意而写,不成篇章的字仿佛有了生命般跃然纸上,以往我的字,是独特的,是孤傲不群的,字体行间,总有一股寂寞,萧条之态。而现在,这些字,还是那么独特,那么孤傲不群,但却给人以宁静,平和的感觉。
  
  搁笔而起,举起这张仍墨迹淋漓的字作,心头虽感到极大的欢喜,也只不过化作脸上的微微一笑。观赏了一会,将这纸张递给王俊,让他收起来,这是我书艺大成后的第一张作品,也算是颇有纪念价值吧。
  
  …………
  
  清晨,我推门走到小落院里,昨夜的雨不知几时住了,清冷的空气,润湿的地面,冬天里原本就残留不多的花叶更是被这场风雨更是打得残败不堪,让小院子里更是凭空添上几分廖落。
  
  缓步走了一会,刚想折返回屋子,却听到一阵阵有力的破空之声,像是棍子之类武器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左边隔壁院子里传来,我好奇心起,大清早的谁会在客栈里练武?我寻声出门向隔壁的院子走去。才三几步脚,一个转弯就到了,那院子的门开着,
  
  我不用进去,在门外就可看到一个身着单衣青年在庭院中间空阔处舞动着一根银枪,由于他的身形太快,我看不清他的相貌,只觉得他手中银枪所到之处,快若闪电,招招有力,满眼都是那枪头的银光闪动,也不知道他招发何方,忽然,那青年向上一跃,在空中一个翻斗,人枪合一,直指原来站脚处,速度疾不可言。
  
  “呯”,石屑四溅,原来那银枪的枪头已将地下那块手掌般大小的石块击个粉粹,这份力道,实在令我咋舌,我不由叫道,“好!”。
  
  那青年收枪向我望来,虽经如此激烈的运动,也没见他脸上有多太的汗绩,我也此时看清了他的面容。只见这青年大约二十六七的年纪,身材修长,长得十分俊朗,充满了一种刚毅的味道。
  
  我拱手道,“这位兄台使得好枪法,在下一时忘情,万望兄台不以打扰为罪。在下周子龙,不知兄台怎么称呼?”
  
  此时,那青年也将我打量完毕,也拱了拱手,道,“在下杨顾,周公子客气了,在下这点粗浅功夫,实不值一哂。”
  
  接着杨顾似乎想起什么,刚毅的脸上有些动容,微微探声道,“可是湖州周子龙?”
  
  我点头应是,笑道,“想不到贱名能入杨兄之耳,实在幸甚,幸甚!”
  
  杨顾微微一笑,“周公子过谦了,在下虽是一武人,但周公子文采名动圣龙,在下若不知,那反倒是孤陋寡闻了。”
  
  我道了一声“不敢当。”
  
  杨顾举手示意道,“难得有幸见到周公子,不知可有闲入屋谈谈如何?”
  
  我也一拱手,举目笑道,“杨兄哪里话来,杨兄风采过人,子龙正想结识一番呢。”
  
  杨顾微微一笑,不再客套,跟着他到小厅里,他先向我抱个歉,他要到里间换套衣服,让我先坐坐。我笑着表示不介意,让他请便。
  
  一会儿,杨顾换了一套便服出来,两人再次分主宾坐下,我们便闲谈起来。原来这杨顾来历倒真不凡,他出身名门,现是圣龙有数的几个青年将军之一,怪不得我见他举止间,总有一股军人的味道,而他此次出门,就是送夫人回家省亲,然后就要赶赴边关接换幽州一位将军回朝。
  
  …………
  
  我闲扯道,“杨兄武艺超群,将才绝伦,此去幽州,定能卫我一方疆土,保北边百姓安生。不知军中生涯可有趣?”
  
  我说这话时,时间已是晚饭过后,地点换上院子时的小凉亭里,早上我与这位杨顾谈得颇为投机,直至晌午王俊来催我吃饭,才回去,两人相约晚上再作聚首,其间,杨顾唤出了他的夫人跟三岁的儿子与我见过,以示通家之意。他的夫人大家闺秀风范,长得也很美丽,可看出他们夫妻间感情倒很深厚,杨顾三岁的儿子杨守义长得面红齿白,很逗人喜爱。
  
  杨顾有些意兴索然地道,“也没什么值得提的,也就是排排兵,练练阵罢了。都上纸上谈兵的玩艺,我这将军之名只不过是承老父余荫得来,徒有虚名罢了。”
  
  我听他言下之意,似乎深为没打过仗为憾,其实,最能体现军人价值的莫过于战争了,而今四海无战事,杨顾有才无处施,难怪他看起有些郁郁不得志了,我便就着这意思向他安慰两句,岂知杨顾摇首道,“我岂会在意这个,向来打仗苦的总是百姓,圣龙没有战祸,实我所愿也。古今多少名将,他们哪一个不是从千千万万的鲜血中走过来的。千古名将,不要也罢!”说着微微一叹.
  
  我不由肃然起敬,这杨顾的心襟,实乃过人。我赞道,“想不到杨兄想得如此透彻,‘一将功成万骨枯’,世上多少人只看到“一将成名”的荣耀,却看不见“万骨枯”的代价,杨兄有此胸襟,杨兄足人仰俯先贤了。”
  
  杨顾耸然动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说得好极了,也只有子龙才说得出此等精辟之语,子龙把我心中的话都话出来了,令我不禁大有知已之感呢,这实在是比什么比肩先贤名将的赞誉更令我高兴万分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守卫者之星际狂飙 赤心巡天 县令也疯狂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低调为王 镇妖博物馆 十国行周 遮天:从逆开第六秘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