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魔力小说 > 剥皮匠,蛇娶妻 > 第1章 蛇娃

第1章 蛇娃

  第1章 蛇娃 (第1/2页)
  
  我生来就是个孽种。
  
  按照村里人说,我压根不是人,因为我是从一颗蛇蛋里面孵出来的。
  
  我也从来不辩解,因为我确实跟正常人不一样。
  
  打小我身上就长满蛇鳞,看起来十分怪异,村里的小孩都不愿意跟我玩,就连大人也怕我。
  
  他们还给我取了个名字,叫蛇娃。
  
  村里人都把我当做怪胎,每次遇到我都会离我远远的。
  
  等我走远后,他们又会可怜的看着我,说这都是我爷爷造的孽。
  
  究其原因,这还要从我爷爷说起。
  
  我爷爷是个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皮匠。
  
  他不仅剥的一手好皮,还会制皮。
  
  所谓制皮,就是把动物的皮毛给剥下来,经过鞣制软化,风干晾晒,最后得到一张上好的毛皮。
  
  一张好皮,无论什么年代都挺值钱,能给家里增不少收入。
  
  也因此,我爷爷分外受人尊敬。
  
  我出生前,村里死去的牛羊,山上打来的野兔麂子等等,在料理之前,都得找我爷爷剥皮制皮。
  
  我爷爷从来不拒绝,也从来不收钱,只是每次帮忙后,主人家都得乖乖送上一副下水。
  
  靠着这门手艺,我爷爷不仅养大了三个孩子,还给我爹娶了媳妇。
  
  然后祸事来了。
  
  我妈怀上我后,村里就开始怪事连连。
  
  原本风调雨顺的村子,连续干旱大半年,滴雨不下。方圆百十里的草木全部枯死,地里颗粒无收,大地干得开裂。
  
  每到黄昏,村里就狗叫猫哭,吓得村里人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出生。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我出生那天,天气阴沉沉的。从早上开始,一只又一只的乌鸦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就绕着我家门头飞,还不断发出“嘎嘎”的叫声,像是在报丧。
  
  等它们飞累了,就停在我家院里枯死的老桃树上,脑袋跟定死了一样,直愣愣的盯着我妈生我那屋。
  
  我爷爷发现这事后,吓得脸色大变。
  
  等产婆进屋后,他直接将门从外面一锁,而后揪着我爹坐在屋外头的门槛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焊烟,眼睛死死盯着那一树的乌鸦。
  
  这一生就到了晚上。
  
  老天轰隆一声,紧接着风雨大作。
  
  我爹被冻得浑身发抖,忍不住弄了瓶酒,想要暖暖身子。
  
  酒才倒进杯子里,风雨声中,院子外面突然想起一阵敲门声。
  
  我爷爷看也不看,抬脚踹了我爹一脚:“出去看看。”
  
  我爹揉着屁股,抱头闯进雨里,不一会儿传回来一声凄厉的惨叫:“爹!”
  
  我爷爷猛地起身,连忙跑到门口,只看了一眼,就吓得脸色大变。
  
  门外根本没人,但门上却留了两个手印:一个黑色的香灰手印,一个红色的血手印。
  
  我爹缩着脖子问:“爹,这是咋回事儿?”
  
  我爷爷往里瞅了我妈分娩的屋头一眼,脸色难看的说:“这是无常索命,有东西不想让你娃儿活命。”
  
  眼看雨越下越大,爷爷把大门一关,揪着我爹回到家里,打开门锁,将我爸也推到屋里,然后拿着他的剥皮刀来到外头,重新将门锁上。
  
  他往地上啐了一口,眼神凶狠的盯着外头:“呸!老子今天就守在这,不管谁来,也休想带走我孙子。冯管你是个什么东西,只要你敢来,我非扒了你的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十国行周 四合院之精彩人生 末世:我有诛仙四剑 我的夫妻关系竟能数据化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我在诡异世界修剑仙 新世纪福音战士之天使守护 异侠记